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敬少卿站在原地看着她,没给与任何回应,他戴着墨镜,陈梦瑶也没看出来他脸色有哪里不对劲,走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臂:“钱我转给你了,有收到吧?你打算呆几天啊?呆得久的话我就不等你了,我呆两天就得回来继续找工作。”

  “不用等我。”敬少卿薄唇轻启,语调冷然,说完直接走向了检票口。

  陈梦瑶察觉到了不对劲,小跑着跟上去:“怎么了你?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他脚步微顿:“我高不高兴对你来说很重要么?你自己高兴就行了。”

  陈梦瑶脑子里的警报终于响了起来:“等会儿!什么意思啊?听你这这口气就好像是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至于跟娘们儿一样耍性子吗?你说不就完了吗?”

  敬少卿实在不想在人来人往的机场跟她掰扯个清楚,吵架也不是他的风格,他不希望两人之间有争吵,只想等自己心情平复彻底冷静下来再说,气头上把控不好情绪,最后得出来的结果也未必是自己想要的:‘没什么。’

  陈梦瑶没再追问,霎时间脸色有些发白,完全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昨晚打电话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今天气氛完全就变了?

  飞机上,两人座位相邻,但毫无交流,敬少卿顾自闭目养神,连看都没看陈梦瑶一眼。

  陈梦瑶局促不安的揪着衣角,捉摸不透他的心思,她也不知道怎么去主动开口搭话,心里像是有万只蚂蚁在爬行啃咬,难耐又折磨。

  两个小时之后,好不容易飞机落地,敬少卿当先独自下了飞机,陈梦瑶步伐缓慢的跟在他身后,眼眶逐渐泛红,要不是周围人太多,她可能会忍不住哭出来,一直强忍着到出机场,打车的时候,她才鼓起勇气上前,两人之间隔着一米远的距离,她轻声开口:“我哪里做错了吗?还是……你腻了?没关系的,我可以说是我提的分手,不会让你为难,也不会影响你和穆霆琛还有小之间的关系……”

  听出了她语调中的委屈和小心翼翼,敬少卿有些错愕的侧过头看向她,在看清楚她通红的眼眶时,他有那么一刻的慌乱:“你哭什么?”

  她终究还是没忍住眼泪,在眼泪滴下来的那一刻,她迅速抬手擦干,强行装作豁达模样:“我没哭……我们都这么熟了,有什么话不能直接敞开了说?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很难做……”

  敬少卿皱起了眉头,思绪有些凌乱,他根本不知道她在哭什么,也不知道她刚才那番无厘头的话是什么意思,第一次对女人失去了最基本的掌控:“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没什么话要敞开了说,我没想着试着去改变什么,让我习惯行吗?给我点时间ok?”

  这时,一辆计程车停在了两人跟前的马路上,敬少卿夺过她手里的行李包打开了后座车门:“先去酒店再说,别哭了。”

  车上,两人情绪都很不稳定,暂停了交流。

  在陈梦瑶看来,对她主动出击的是敬少卿,他的态度也一直是炙热的,恨不得时时刻刻的贴着她,今天突然变得这么冷淡,她会下意识的觉得他终于缓过劲感觉当初追她的决定太冲动了,亦或者是跟他过去的那些女人一样,腻了,那些承诺和甜蜜语都是他一贯哄骗女人的方式……

  毕竟她有那么不堪的过去,结婚什么的,终究是她高攀了,所以就算是这样,她对他也依旧没有一丁点的怨念,也会真的对外宣称是她自己提的分手,好聚好散。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主动提出来,他却没有给予明确的答复,现在她摸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到了酒店,下车时,敬少卿帮她拎着行李包快步走在前面,她小跑着跟上去,到前台时,主动将身份证拿了出来,举止间有丝丝慌乱。

  登记好,走进电梯,有旁人在,陈梦瑶一直憋着没吭声,直到进了酒店房间,她才忍不住开口:“现在可以说了吧?你不用有所顾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为了掩饰烦躁,敬少卿默不作声的调试好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在沙发上坐下来才说道:“就算不把我们最初认识的时间算进去,就从我们开始好的时候算,也有几个月了吧?你心里是不是没我?我就那么难让你爱上?”

  陈梦瑶不明所以,也更加委屈:“什么意思?为什么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