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穆家庆烦躁的挥了挥手:“别跟我说什么情分本分的,在一个人走投无路活不下去的时候,只会想尽办法活下去,你不喜欢是你的事,我只要钱。你说,你爸当年婚内出轨有了私生子的事要是被公之于众,会怎么样?穆家几代人辛苦营造起来的完美的穆氏集团,你爸大好人的形象,就没了,这新闻一定能上头条,你要是不给我钱,我就只能把这些穆家的丑事卖给媒体了。到时候,媒体一定会帮你寻找你失散多年的弟弟,你的弟弟会回来跟你分一半儿家产,你损失更多。我要的不多,给我一个亿,我立马消失。”

  穆霆琛脸上看不出情绪,拿起书桌上的电话叫来了林管家。林管家一进门便取了支票递给他:“少爷,确定要这样做吗?”

  穆霆琛淡然的在支票上写下金额:“不然呢?你有更好的办法么?”

  林管家不再多,穆家庆猴急的从穆霆琛手里将支票夺了过去:“果然是我的好侄子,你放心,穆家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除了你爸有个私生子之外,还有穆家两代往上的烂事,我都会烂在肚子里的。”

  穆霆琛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我相信你……一定会烂在肚子里。”

  穆家庆离开后,林管家开口说道:“一开口就是一个亿,胃口真大,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少爷,需要……特殊处理一下么?”

  穆霆琛俊眉轻挑:“你觉得呢?我不做这种事很多年了,是他自己找死。他现在就是个黑户,活得不人不鬼的,就算消失了,也没人会知道,别让他再出现在我面前。”

  林管家微微颔首:“是。”

  在林管家拉开书房门的那一刻,温手里的红茶落在了地上,玻璃杯的碎片溅射了一地。她眼中满是恐惧和小心翼翼:“我……我给穆霆琛送红茶的,我什么都没听到……”

  林管家神色一凛,看向了屋内的穆霆琛。

  穆霆琛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林叔,你下去吧,没事。”

  林管家叫了下人来打扫,温想跟着一起离开,却不想被穆霆琛叫住了:“温,过来。”

  她身体微微一颤,刚才在书房外无意中听到的对话还在她脑海中盘旋,她印象中的穆霆琛对世人温柔,唯独对她有些苛刻,但对她也有好的时候,她以为仅仅只是这样,他的所有‘恶劣’只会对她,他只是个生意人,就算有钱有势嚣张跋扈了些,她也料想不到他会做出那种可怕的事情,他口中的让穆家庆消失,是指的什么……?原来莫沧海口中的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真的存在。

  她硬着头皮上前:“我再去给你泡一杯……?”

  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你都听到了吧?想问就问吧。”

  她咬了咬唇:“你想把穆家庆怎么样?”私生子的事她没敢问,因为曾经莫沧海提起的时候,他对这件事情很抵触,那时候他表现得分明是不知道的,但是今天,他似乎没有感到意外,想来是后续查证过了,他做事向来谨慎入微,也不奇怪。

  他微微阖上眸子:“就是你听到的那样啊,让他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仅此而已,不然呢?杀了他?”

  她暗自松了口气:“那就好……他就算千般不对,也是你叔叔,不能做太绝的。对了,你公司的事怎么样了?”

  他望着她干净纯粹的星眸,似是安抚的用拇指蹭了蹭她的手背:“我公司一直就没事,那点小手段,我没放在眼里。国外的分公司我想关就关,想开就开,那只不安分的小跳蚤,快露面了。你好好养胎,别的不用管。”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他脸上的从容,她有些恍惚。明明之前他还为了公司的事焦头烂额,忙得不着家,甚至为了尽快看到陈晗给他的资料,还出了车祸,在面对媒体采访和国外分公司关闭的时候,她以为他多少是有些狼狈的,现在看来,并不是。

  敬家旗下启悦公司。

  陈梦瑶忙得焦头烂额时,敬少卿突然给她发了条信息: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有偿劳动。

  她承认自己见钱眼开,在看到‘有偿劳动’四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妥协了:老规矩,我只出人,别的你安排。

  敬少卿回了个‘ok’,两人算是达成了共识。

  下班之后,陈梦瑶没有回家,就在敬少卿的办公室换了礼服、化妆,对于上流社会的宴会,她游刃有余,这钱是相当好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