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菜一上完,她就迫不及待的动了筷子,只有埋头吃饭才能忽略对面坐了个人,忽略那点小尴尬。

  穆霆琛刚出院,胃口不是很好,只吃了一点就让陈诺送他回房间了。等温上去的时候,陈诺已经帮他擦完澡了,由于伤口原因,不能直接洗澡,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我去客房睡吧。”她看见他满身是伤的样子就觉得怕,万一睡觉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想都不敢想。

  “嗯。”他答应得很爽快,反正他忌惮她的肚子也很久了,分开睡挺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被一阵动静吵醒,她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凌晨一点多,穆霆琛在家的时候没人敢在半夜里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她不禁好奇的起身走到楼梯口查看,家里似乎来了什么客人,林叔正在招待。

  过了片刻,动静小了,她才又回房休息,经过这一折腾,睡眠质量自然下降,第二天她睡到十点多才起来。

  吃早餐的时候,她想到昨晚的动静,忍不住问刘妈:“昨晚家里来人了吗?”

  刘妈撇了撇嘴,神色不善:“是啊,来了个煞星,少爷没见他,让老林给打发走了。要我说啊,给钱这种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以后甩不掉了。”

  温不明所以:“谁啊?”

  刘妈压低了声音:“少爷的一个叔叔,年轻的时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犯了事儿,捞出来以后被老爷子,也就是少爷的爷爷,赶出去了。当年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儿,死了那么多人,这家伙都没露面,现在估计是穷日子过不下去了,来找少爷讨钱花的。当年老爷子赶走这泼皮的时候就拟了一纸书的,以后穆家的财产跟他无关,好像当时也给了钱打发,现在估计是花完了,走投无路了吧,还是那副无赖样儿。”

  刘妈口中的这个‘叔叔’,温没有印象,想必是在她进穆家之前就被赶走了。

  本以为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没曾想过了两天,刘妈口中的‘煞星’又找上门儿来了,这次是白天,温也在,算是跟这位‘叔叔’第一次照面。说实话,穆霆琛的叔叔虽然上了年纪,依旧有种迷之气质,不得不说,基因是个好东西。

  “你是温吧?听说你跟霆琛结婚了,哟,还怀孕了啊,恭喜。”

  温礼貌的笑了笑,叫了声叔叔,却对对方打量自己的眼神很不适应,毕竟没有哪个长辈会盯着异性晚辈的肚子看个没完的。

  “穆家庆,离她远点。”穆霆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楼梯口,即便是坐在轮椅上,也有种令人窒息的压迫力,他冰冷的眸子望不到底,幽深得如同黑暗中的枯井。

  温有些诧异,穆霆琛在人前向来不会这样,看来是极不喜欢穆家庆这个叔叔。

  穆家庆丝毫不在意穆霆琛对他直呼名讳的不敬,嬉皮笑脸的踏上了楼梯:“霆琛,我回去琢磨了一下,我刚回国,身无分文,租房生活费什么的,找工作也需要时间,你给的那点钱,完全不够啊。”

  又是要钱,温有些唏嘘,看来刘妈说得不假。

  穆霆琛面无表情的控制着轮椅朝书房而去:“跟我过来。”

  穆家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扮可怜,穿着打扮比乞丐好不了多少,非要说区别的话,那就是比乞丐干净,脚上竟然还穿着人字拖,踩踏在昂贵的地板上,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书房里,穆霆琛刻意压低了声线,低沉阴冷的嗓音犹如从地狱而来:“你想死吗?”

  穆家庆神色僵了僵,眼底闪过了一抹畏惧,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无谓的坐在了穆霆琛平日里办公坐的椅子上:“穆霆琛,你少吓唬我了,我知道你跟你老子一样心狠手辣,你们父子俩也遗传了老爷子的冷血无情,我虽然废物,但却是穆家最有人情味儿的一个,这点你不可否认吧?我要的只是钱而已,没必要闹僵,你也不缺钱,毕竟算起来,我是你唯一的亲人了,哦不,我差点忘了,你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虽然是个私生子。”

  穆霆琛修长的手指在轮椅上有节奏的轻轻敲动着,深潭般的眸子里泛起了点点涟漪:“是,我不缺钱,但我也不喜欢被人威胁,和被人无止境的索取。老爷子当年将你赶出穆家,给了你一笔钱,除了你依旧姓穆之外,你跟穆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