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穆霆琛听到声音,立刻朝她们看了过去,温想死的心都有了:“穆霆琛来了!”

  陈梦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垂下头不吭声了。穆霆琛走到近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挺会享受的,要不要我让少卿亲自给你们做菜?”

  温撩了撩耳畔的头发闷声说道:“用不着,你不是还有两天才回来?”

  他在她们对面坐下:“原本是的,你闹起来我也没心思工作,只好提前回来了,现在可以说说为什么闹了么?”

  陈梦瑶拿出手机里保存的截屏放在了他眼前:“你看,自己看!”

  看到姜妍妍在社交软件上发布的动态,穆霆琛眸子沉了沉:“只是偶遇而已,照片她拍的,我没拒绝,但也没允许,她公开发布我也不知情,而且我没跟她一起吃饭,这就是我的解释。”

  陈梦瑶阴阳怪气的说道:“骗鬼呢?你敢打个电话跟姜妍妍对峙么?”

  温怕她闹过头,在桌子底下拽了拽她的袖子。穆霆琛没有任何犹豫,拿出手机直接拨了姜妍妍的号码,陈梦瑶一拍手:“还解释呢,都留着电话号码你还解释什么?!虚伪!”

  一不小心就着了道儿,穆霆琛怔了怔,将电话挂断了:“陈梦瑶……别搞事……”

  陈梦瑶没好气的说道:“这是我搞事情吗?明明就是你跟姜妍妍搞事情,姜妍妍这样搞,你不怕你自己人设崩塌我还怕小受委屈呢。这是你们的家务事,我也就不说了,要是小要跟你离婚,我是双手赞同的,出轨只有零次和一万次,绝对不能原谅!”

  穆霆琛黑了脸:“我没有。”

  温见穆霆琛被怼得没脾气,又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打圆场:“好了好了,穆霆琛你没吃饭吧?正好一起吃,反正是花你的钱买单……”

  穆霆琛闷声说道:“没胃口,你们自己吃吧,我还有事,晚上回去再说。”说完他起身进了白水湾餐厅的经理办公室,看样子真的不是为了找温而来的。

  陈梦瑶有些狐疑:“他不是来找你的?那他来干什么的?”

  温实话实说:“估计是来找敬少卿的。”

  “敬少卿?!敬少卿在这里?”陈梦瑶有点心慌。

  “这餐厅敬少卿开的。”

  温这话一出,陈梦瑶就凌乱了:“我说怎么他在家里做饭的味道跟这里那么像呢,他脑子有坑吧?公司不够他忙活的,还开个餐厅,真是……”

  果然不出所料,敬少卿就在办公室,没多大一会儿就跟穆霆琛一起出来了。敬少卿往温和陈梦瑶这边看了一眼,跟前台收银交代了几句就和穆霆琛一起离开了。陈梦瑶低声问道:“你说敬少卿这是给我们免单了吗?”

  温觉得无所谓:“穆霆琛可不会欠别人的,今天免单,改天会请回来的。”她现在比较担心的是晚上回家之后穆霆琛会怎么跟她掰扯……

  吃过饭出来,陈梦瑶心满意足:“白吃白喝的感觉还真有点意思,小,我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跟你混,还混得这么风生水起。”

  温此刻已经笑不出来了:“行了行了,下次想吃什么直接告诉我,我带你去吃,我现在要先回去了,回去晚了穆霆琛又要找茬。”

  陈梦瑶看见不远处来了辆的士,急忙伸手拦下:“去吧,你先走。”

  ……

  白水湾别墅区,穆霆琛烦躁的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

  一旁的敬少卿不得不起身打开窗户透气:“说说吧,什么情况?”

  穆霆琛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叠文件:“你看看吧,有人在搞我。”

  敬少卿也顺手点了支烟,看了几眼文件,他忍不住爆了粗口:“靠!谁这么大胆子?直奔你来,目的清晰。这一来短短两个月就翘了你几个长期合作方,能让合作方舍弃你穆霆琛选择他,真有两把刷子,这人到底谁啊?”

  穆霆琛摇了摇头:“我查了,对方公司在国外,老板是个外国佬,明显是挂牌的公司,幕后人是谁根本查不出来。这些年想搞我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像这样一来就真真切切的给我造成不小损失的还是第一个。你那边帮我查着点,我抽时间去趟国外,我国外的分公司损失最惨重。”

  敬少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林飒那边就不通知了,他现在自身难保,听说公司要拱手让给他二哥了,已经确定了,最近就会安排对接。林飒准备脱离家族自己出来单干,以他的人脉关系,想做公司很容易。”

  穆霆琛自顾不暇,已经顾不上林飒那边了:“行,我累了,先回去,回头有消息了告诉我。”

  ……

  穆宅,温听见穆霆琛回来的动静,心里有些忐忑。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她可没精力跟他吵吵。

  他依旧是回来第一件事洗澡,然后直接躺下睡觉???

  温有些云里雾里,他是没工夫找茬了么?

  片刻之后,他突然凑近将她搂住,她呼吸一滞,想到他跟姜妍妍的合照,她直接翻过身背对着他,不免有些闹脾气的味道。

  “怎么?生气了?”他明知故问。

  “我怎么敢跟你生气啊?就是想不明白你那么守信用的人怎么会对我出尔反尔,当着我的面保证不会再跟姜妍妍联系,那叫不联系?就算像你说的偶遇,你能容忍她拍照还发在了社交软件上?看看那配文,谁也不会觉得你们关系普通。现在社交软件上已经炸锅了,我看你怎么解释,怎么继续维护你好人的人设。”她瓮声瓮气的说道。

  “呵呵……清者自清,用不着解释。原来……你真的会为了这种事情跟我闹脾气啊?”他声音里夹杂着丝丝愉悦。

  她生气他竟然还很高兴?!

  温不淡定了,将他放在她腰上的手扒拉开,仿佛这样才能表达她此时的不满。

  穆霆琛也没有再跟她有任何肢体接触,兴许是太累了,他调整好姿势呼吸逐渐均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