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林飒见穆霆琛追上来了,也来了兴致,两人一前一后的飙车,直到岔路才各自分道扬镳。穆霆琛的车速没有慢下来,温心跳快得吓人,死死拽着安全带:“你干什么啊?我怕……天黑路滑的,能不能慢点?”

  穆霆琛猛地踩了刹车,车已经进了豪宅区,这条路和这个时间段没什么过往车辆,也不存在贴罚单。温拍着胸口半晌才缓过劲来:“怎么想到来接我了?我自己可以回来的……”

  “自己回来?是林飒送你回来吧?”他语调有些酸溜溜的。

  “不加班我就自己打车,加班就是林飒送一下,怎么了吗?我要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你可以直接说,不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吓唬我,不安全……”温对他刚才的行为颇有怨念。

  “不准对别的男人笑。”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将脸向着车窗的。

  她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莫名的觉得奇怪:“我……跟林飒笑也不可以?那不是你朋友么?难道我要对他冷着脸?何况他还是我老板哎。”

  他没应声,胸口起伏的频率像是在隐忍。她了解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着什么,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夜深人静的,她心里有些发毛:“好好好,我记住了,回去啊,停在这里做什么?”

  他突然侧过脸看着她,光线昏暗中表情不清晰,唯有目光灼灼。短短的几秒钟,她心跳猛然再次加速,即便他什么都没说,她脸上还是开始烧了起来,下意识将头垂得低低的。

  很快,车开回了穆宅。

  下车之后,他抓住她的手一路进门、上楼,连莫宁打招呼他都直接忽略了。

  温只感觉手被他握得发烫,到卧室门前的时候她怂了:“我……我想先洗澡……”

  他没理会她的话,稍稍一用力,将她拽进了房门,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他将她抵在墙上,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她下意识想拒绝,但是突然想到如果以后要一辈子留在穆家,她怎么能拒绝得了?这种事情,迟早需要习惯……

  绵长的吻让她脑子里空白一片,像是极度缺氧,他身上的气息带着迷惑的魅力,让她不由自主的去配合他的一切行为。被推倒在床的那一刻,她稍稍清醒,突然发现身上传来一片凉意,于是脸颊更是烧灼得发烫。

  她有些紧张,不断的深呼吸来缓解,突然,他动作停顿了下来:“多久了?”

  她不解:“什……什么?”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颓然的趴在了她身上:“上次你出院,医生说两个月不能……好像还没到。”

  她定了定神:“一个月25天了……”

  他没说话,急促的呼吸在逐渐平缓,等到恢复正常的时候,他才起身进了浴室:“一起洗。”

  她披上衣服仓皇而逃:“不了……我去楼下洗!”

  楼下,莫宁见她这么快红着脸冲下楼,坏笑着问道:“看来霆琛也就这样嘛……这才多久啊……”

  温尴尬得要死:“说什么呢……?!才没有……我累死了,洗个澡睡觉了。”

  刘妈瞪着莫宁:“你个年轻小姑娘不学好,成天盯着人家那点事儿,不害臊!该干嘛干嘛去!”

  莫宁不以为然:“大家都是成年人,怕什么?我还以为刚才他们那么猴急的是要干柴烈火呢,白瞎我那颗激动的心了。我就只是好奇他们俩平时都一副‘禁欲系’的模样,能发展成什么样子,难道你就不好奇?”

  刘妈呸了一口:“我们太太身体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少爷又不是不知道心疼人,就你在这里瞎起哄,我看你成天是闲得慌。”

  浴室里,温听着外面刘妈和莫宁的对话,感觉有些没脸见人,都怪穆霆琛,刚才进门干嘛要直接把她拽上楼?这么反常的举动有眼睛就能看出来……

  她刻意在浴室多磨蹭了一会儿,回到房间时,穆霆琛已经睡下了,灯是关着的。她小心翼翼的关上灯躺下,他却募的贴近伸手环住了她的腰。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撒在她颈窝处的呼吸是炙热的。

  平时他们就算睡一起,也几乎不会亲密的贴近,突然这么搂着睡觉,她是不习惯的。别扭了许久她也睡不着,奈何眼皮开始打架了,就只有脑子里一根弦是死死绷着的。

  迷迷糊糊中,穆霆琛睡得好像不安稳,时不时的调整睡姿,但无一例外,每一次调整都更加贴近她,他的每一个动作她都能感受到,还有……他身体的变化。

  她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了,这样下去他们都睡不好,她过了许久才鼓起勇气低声说道:“我觉得……我恢复得差不多了,应该……没……没问题……”

  他身体微微一僵:“我没那么恶劣,睡吧。”

  她有些意外,心里一股暖流涌过,连带着夜里的梦境都是美好的。

  ……

  第二天清早,白水湾别墅区,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陈梦瑶坐在床上死死揪着身上白衬衫的衣襟,一脸惊恐的看着一旁的敬少卿,惊魂未定:“这是哪里?!你对我干了什么啊你?!”

  敬少卿顶着黑眼圈支起身子看着她:“这是我家,我能对你做什么?你低估我的品位了,没有哪个男人会对一个吐得浑身都是的女人产生兴致。”

  陈梦瑶显然不信他的说辞,掀开被子仔细寻找床上的蛛丝马迹,没发现什么,她还是怀疑:“床单换过了?”

  敬少卿半眯着眼起身走进了卧室的洗手间,明显没睡醒:“换过了,你吐床上了。”

  “我身上衣服也是你换的?”陈梦瑶确定自己身上除了一件不属于她的男士白衬衫之外没有别的衣服,连上半身里面都是真空的……

  “是,我不是说过了你吐得到处都是?那么脏怎么睡?你放心,我是闭着眼给你换的,什么都没看见……但是……不可避免肯定会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敬少卿在洗手间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