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雪赋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路遇不平

小说:神雪赋 作者:火华山君 更新时间:2020-09-25 12: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孙女睡着啦。”

  午饭后,混元几乎是逃命一样的飞速走了,走前又很惧怕父亲出他偷书的丑事,离开之前特地给父亲请了个安行了个好隆重的礼,随后才提心吊胆的出了宫,烛龙似乎也明白他的深意,并没有打算在这个阶段就出来,便只是抱着孩子,和潜虹喝了几杯果酒就过来看姑射这边。

  “你手咋那么欠。”姑射一直在摸孙女的脸,烛龙看不下去了,就将她手拉开:“孙女都睡着了,你咋老摸她,一会醒了该哭了。”姑射咬了咬嘴唇,又抿嘴一笑,指着彩凤怀里的孙女道:“你看看,多么可爱,那个胖脸,也不晓得像谁,虹儿时候没有婴儿肥呀,彩凤是后来怀孕才吃胖的,这家伙,生脸上就带着二两肉,多有福气。”烛龙翻了个白眼:“那你也不能总捏,总捏容易流口水,这不是之前还一起嘱咐过儿子和儿媳,你咋自己犯忌讳呢?”姑射嘁了一声,又声的笑了:“现在孙女都大了,不会再流口水的,你也捏捏,像新出锅的肉包。”烛龙叹了口气,十分不好意思的和儿媳道歉:“她就是这个样子,你抱着孩子回去午休吧。”

  彩凤低头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孩子:“娘喜欢胖丫是我们胖丫的福气,不过她确实要午睡了,不如娘也来内宫茶歇一番,等下午孩子醒过来接着玩。”姑射呲牙一笑,可想了想又摇头:“还是不啦,虹儿公务辛苦,我就不在这牵扯精力了,我去带崽子到处跑跑溜达溜达,也该回去了。”潜虹抿嘴笑着:“娘真体贴我。”烛龙看看他,也是点零头,又拉着妻子的手:“好啦,回家了,走吧。”姑射很不舍得的看了潜虹一眼:“照顾好自己,有时间就多休息,再有时间就来升明殿看娘啊,娘最近先哪也不去呢。”潜虹起身来一作揖,又很是恭敬的走下座位,扶着母亲:“娘,保重身体,一定不要累着,中风的头痛头晕您可再犯过吗?”姑射摇了摇头,潜虹很是安心的嗯了一声,扶着母亲走了几步,烛龙抿嘴一笑,伸手拨开儿子的手:“好啦,这么大的孩子了,别老是粘着你娘,我不死,就自然会扶着她。”完就勾唇一笑,拉过妻子的手:“走了。”

  “今看你们和颜悦色的,你们这是谈定了?”出来内宫,姑射看丈夫在玩黑龙的尾巴,就伸手拍了拍他,烛龙抬眼瞧了瞧妻子,抿嘴一笑点零头:“放心,啥事情能有我谈不定的啊。”“也是,你好会话,同一个嘴巴,冷风热风都是它。”姑射点零头,烛龙怕她会觉得不高兴,心的着:“看你这么关心,直和你细节吧,云中呢,给了个真君的头衔,从五品,是个官,不日呢,应该就会随军出行,往后如果表现的好,可能让他去守着中山,所以他会离得我们远远的,不必担忧。”完,几乎是迎面碰上,云中君竟然远远的朝着这边走来,姑射听完稍微有些发呆,似乎还没有察觉,烛龙眼尖,赶紧往边上拉了拉妻子:“你低头看看宝宝,他咋嘴角有白沫子,好可爱。”“哪有啊。”姑射很是认真,从衣襟里拿出干净的手帕:“脏鬼,来,娘看看。”着就翻找烛龙怀里的孩子。首发..m..

  烛龙转移了她注意,提议道:“咱们走传送门吧,我带你们去摘花。”完就要打开传送门,但好死不死,云中君也是欠,发现烛龙他们,隔着老远就喊了一声“太上皇”,这让烛龙全身都膈应,若是龙形现身的话,估计脖子上的鬃毛该是都炸起来了,但既然听见,哪里有躲闪的道理,省的叫别的认为自己怕了他,便把儿子抱紧,将妻子拉到肩膀后面护着,瞪着他进前来:“你有何事啊?刚才还有话没交代?”

  云中君包着一只手,纱布缠的很厚,但非常的不规整,可见是被药王殿的人讨厌,随便给他接了指头裹了伤口,若常规来看,这别学徒的作品,连药王殿里扫地的侍从都能缠的很整齐,烛龙看了就觉得想笑,单看他手托着,就觉得他像是在炫耀似的:“你滚远点,殿里的话都尽了,私下和你没什么好的。”哪料到,云中君竟然掀了袍子直接跪拜在地上:“谢太上皇,若无您,我也不能......”“一份虚名,希望能有实用。”姑射直接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叹了口气,挽着丈夫的手,稍微仰头问着:“诶,你揍他了吗?幸好没有当着儿媳妇。”“我哪里揍他了。”烛龙赶紧的反驳,指了指他:“你起来,不要搞得很可怜,我可没揍你,是你自己切的手指,我也没有逼迫,是你犯傻。”云中君听着烛龙的话,已经没有什么敌意了,心里已经快乐的很,缓缓的站起来,托着手,又似乎眼眶红了,低头掩饰着:“是,是,我一定尽忠,我是想着,进宫去看看后娘娘和公主殿下,不知道这个时候是否方便?”

  “爱看就去。”姑射没什么好气,拉着烛龙要走了,但烛龙毕竟心思细腻:“一来你手伤了,去卖惨吗?去挑唆吗?想的美,二来,后和公主殿下去午休了,你退下吧,先别去了。”完就转头挽着妻子的手,抱着孩子不紧不慢的走了,云中君没敢尾随,在他身后只是作揖打拱,大声谢。

  “你这两对他的态度,倒是好了些。”姑射回到家里,有些不愉快,直接脱了翘头履,盘腿往茶席旁边的榻上一坐,烛龙也坐过来,将孩子撒开放在榻上,从她裙子里拽出脚来给她捏了捏:“这叫社交礼仪,现在要启用他,重用他,再给他臭脸,怕是会有隐患,当然,我也不会惯着他跟他好听的,那样隐患更加的大,是千千万万要不得的,好比养虎为患。”read3;